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湖南白癜风初期危害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20:40:5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湖南白癜风初期危害,高青白癜风,山东根治白癜风的药物,南乐白癜风医院,临安白癜风医院,合山白癜风医院,云南白癜风会遗传么

  近日,央行公布中国6月份M2同比增9.4%,较上月回落0.2个百分点,再创历史新低。但恰恰相反的是,社会融资规模、新增人民币贷款均大幅超预期增长,6月社会融资规模17800亿元,预期15000亿元,前值为10625亿元;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5400亿元,预期13000亿元,前值11100亿元。

  M2=流通中的现金(即M0)+单位存款+个人存款+非银存款=贷款+证券净投资+外汇占款+其他项目。金融机构可以通过发放贷款、积累外汇占款、进行证券净投资等方式来创造M2.

  而社会融资规模指实体经济(非金融企业和住户)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,包括了人民币贷款、外币贷款、表外融资(委托贷款、信托贷款、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)和直接融资(企业债券和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)等。

  M2与社融间既有重合部分又有差异,两者间出现的“剪刀差”说明了什么?又预示着中国的实体经济和金融行业怎样的发展状况?

  尽管6月财政存款投放明显多于往年同期,但债券和表外融资增速均偏弱,M2同比增速继续降至9.4%,再创历史新低,显示货币创造活动放缓。6月人民币存款增加2.64万亿元,同比多增1800亿元。其中,住户存款增加1.07万亿元,环同比均多增;但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1.1万亿元,同比少增了1000多亿元;财政性存款减少6300亿元,投放量明显高于往年同期;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增加2200亿元。

  综合来看,M2增速主要受到企业存款的拖累,原因可能是贷款以外的其它货币创造途径被金融去杠杆抑制。例如5月份商业银行股权及其他投资科目同比少增1.42万亿元,而该科目主要包含同业理财、资管计划、信托计划等同业投资及影子银行业务,资金最终主要还是流向实体企业。

  6月M1增速继续回落至15%,主要仍受地产销售降温、金融去杠杆影响。2015年以来,房地产销售高增,企业现金充裕,再加上金融机构借短放长,压缩长短端利差,存款活期化趋势明显。但随着房地产销售降温、金融去杠杆推进,M1增速或仍趋于下降。

  我们对于“剪刀差”的解释是,全社会杠杆增速下滑,但实体经济融资情况良好,去杠杆主要发生在金融部门。从M2、存款的低增速来看(M2、存款增速9%~10%),银行总负债增速出现明显下降,但从贷款增速、社融存量的高增速(贷款、社融存量增速12%~13%)来看,实体经济负债增速并未下降,这表明从全社会来看,去杠杆确实发生了,但是主要发生在金融部门,而非实体经济。

  从实体经济来看,社融存量增速和信贷增速持续超市场预期,表明央行“维稳”态度明确,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并未明显下滑;而在银监会等严监管下,金融体系的空转问题得到明显改善,金融部门去杠杆成效显著。

  M2与社融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。第一,从融资对象来看,社会融资规模专门统计向实体经济提供的资金,而M2对此不作区分。第二,从融资渠道上看,M2主要体现了通过银行贷款、证券投资、积累外汇等方式提供的资金,社会融资规模体现了通过贷款、表外融资和直接融资提供的资金需求。二者之间既有重叠又有区别。

  贷款方面,M2和社会融资规模都反映了实体经济获得的贷款支持。直接融资方面,金融机构的债券投资的变动,非常接近地方债与社融中企业债的变动之和。这说明,金融机构的债券投资中相当比例用于购买地方政府和企业债券。由此来看,社融与M2都会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企业债券融资的情况。但是地方政府债券融资的情况体现在M2中,却不纳入社融的统计范围。

  2017年上半年地方债发行节奏较2016年同期显著放缓。2016年上半年,地方政府债共增加近3.5万亿元。而2017年上半年地方政府债仅增加约1.8万亿元。地方债发行的减少使金融机构债券投资放缓,进而导致M2增速的下降。但地方债发行的变动并不在社融的考量之中。这是导致M2与社融分歧的第一个原因。

  表外融资方面,《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7》中指出,“银行借助表外理财及其他类型资产管理产品实现‘表外放贷’……而大多尚未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”。从这个角度看,社会融资规模对表外融资的统计并不完整。

  而金融机构股权及其他投资分项也与表外融资之间存在一定关联。数据显示,金融机构股权及其他投资的增速,与基金、证券公司等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的增速较为一致。2016年以来,二者均出现了较快的下滑。

  然而,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,金融机构股权及其他投资同比增量从9.6万亿元下降至3.7万亿元,社融中表外融资存量的同比增量却从0.9万亿元提高至3.3万亿元。一种可能是,在金融去杠杆的影响下,一些不在社融统计口径中的表外融资出现萎缩,导致融资需求转移向信托贷款等被社融所覆盖的表外融资渠道。这是导致M2与社融增速出现分歧的第二个原因。

  综上,M2与社融之间的背离是地方债发行增速放缓、金融机构股权及其他投资增长放缓的结果。因此,未来M2增速与社融增速之间的弥合依赖于这两个因素的变化。一方面,如果下半年地方债发行节奏加快,银行债券投资增加,有利于提高M2增速。另一方面,如果金融机构股权及其他投资的增长加快,可以减弱M2下滑的动能。

  社融信贷超预期,源于监管收紧融资回表和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仍旺,委托贷款、票据减少。M2连创新低,“股权及其他投资”下降和同业资产收缩存款派生下降,表明金融去杠杆取得初步成效。

  M2增速与信贷社融增速背离,主因是“股权及其他投资”部分投资科目不计入社融,但增加M2.

  货币政策由偏紧转为不松不紧,“削峰填谷”,资金面平稳。之前市场较为担心6月银行自查、MPA考核、美国加息引起市场流动性紧张,6月初央行重启28天逆回购操作,同时MLF操作投放流动性。从6月14日至7月7日,Shibor隔夜下降10.3%至2.5330%。一月期Shibor下降10%至4.2150%。其余中长期利率大部分品种有所下行,均接近1个月低点。市场流动性较为宽松。7月前两周,央行暂停公开市场操作。随着近期DR007的上升,央行重启逆回购操作。从M2增速及居民房贷占比可以看出金融去杠杆效果凸显,未来更多的考量是市场流动性的稳定,央行货币政策迎来拐点转为不松不紧,政策维稳利率指标主要参考DR007.

  虽然影响M2增长的外汇占款、信贷、财政存款等因素在6月份有所改善,但在加强金融监管的背景下,从5月份开始,随着银行表外业务和同业业务增速放缓甚至收缩,致使同业业务存款派生效应进一步减弱,下一阶段将继续成为压制M2回升的因素。

  银行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,信贷结构进一步优化。今年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7.97万亿元,同比多增4362亿元,6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.54万亿元,连增三个月。其中居民中长期信贷(按揭贷款)增加2.82万亿元,占全部新增贷款的35.38%,同比上升0.58个百分点,但较去年全年回落9.54个百分点,预计今年下半年房贷占比继续回落。同时,随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企稳回升,外币贷款需求增加,今年上半年外币贷款增加469亿美元,同比多增921亿美元。

  社会融资规模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。2017年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66.92万亿元,同比增长12.8%,高于12%的增长目标。从结构看,尽管企业债券融资和票据融资连续两个月下降,但银行表内贷款持续回升以及信托贷款较快增长对冲了影响,从而确保实体经济融资需求。

  今年上半年,央行坚持稳健中性货币政策,加强与市场沟通,做好市场预期管理,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,合理搭配期限结构,保持了流动性和市场利率水平总体稳定。以今年M2和社融分别增长12%的目标看,出现了“紧信用+宽社融”的搭配,这种组合一方面可以确保金融部门对实体经济的支持,另一方面又可以防范金融体系风险。

6月的金融数据突出体现了金融监管政策的边际变化。随着金融监管从“疾风骤雨”越来越多地走向“加强协调”,加之6月财政存款投放大增帮助缓和了流动性状况,6月直接融资和表外融资都出现了明显回升。但金融去杠杆的政策基调未改:融资重回表内的趋势继续带动信贷高增长,非银金融机构存款继续大幅收缩,金融体系所持M2继续拖累M2增速创新低。

  对于市场关系的M2低增速对实体经济的传导,我们认为:

  首先,M2低增速主要源于金融体系的M2派生“冰封”,而这代表着影子银行业务的明显收缩,当与此相应的实体融资需求需要回到银行体系时,信贷的额度与成本,就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实体经济受到冲击的强弱。

  其次,在融资表外转表内的情况下,央行有可能适当放宽银行今年的信贷额度。但银行负债来源紧张的状况,仍然可能导致贷款利率明显上行,从“价”的层面冲击实体经济,特别是对融资成本较敏感的民间投资。

  最后,近期市场对外汇占款转正抱有期待,我们认为,外汇占款转正自然有利,但未必能够扭转银行负债来源紧张的现状。其一,目前的出口状况并不支持外汇占款大幅回升;其二,且在央行“削峰填谷”的机制下,即使外汇占款转正,基础货币投放总量应也不会明显扩张;其三,加之下半年美元指数上行风险犹存,人民币汇率的“蜜月期”也不见得能贯穿全年。

  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烟台能否治愈白癜风